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富家女的私生子
富家女的私生子

富家女的私生子

办公室内十分安静,只能听到纸张翻动的声音。李若铭坐在旁边的待客沙发上垂眸看着手里捏着的几张报告。

  助理「笃笃」敲了敲门,推门进来。

  「小姐,已经查清楚了,人在邻市Y市的福利院。」「好的,我知道了。」李若铭微笑。

  李若铭是李家大小姐,李父是老来得女,哥哥李泽宇又大她十五岁,一直把她当半个女儿养,所以从小受尽宠爱。

  今年三十岁的李若铭至今独身,任谁都不会想到这个Z市出名的高冷女神竟然会有个孩子。

  当年李若铭才十八岁,情窦初开的她喜欢上个一个大她一岁的学长,两个人偷尝禁果有了这个孩子,未婚先孕的李若铭被家人发现带走,原本想打掉孩子,却因为李若铭身体不好不能承受,只能让她生下了这个孩子。不过,这个孩子一出生,不过两月就被家人瞒着偷偷送到了一家福利院遗弃。

  李泽宇曾私下见过这个学长,在金钱诱惑下他竟然答应离开李若铭,让李若铭伤心不已,从此再不对男人假以颜色,所以才独身至今。

  毕竟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李若铭跟家里的关系一度闹的很僵,直到近几年才有所缓和。

  李若铭办事一向雷厉风行,没几日开着她那辆红色跑车来到Y市的福利院。

  因为已经做好了前期工作,所以李若铭只需要征得孩子同意就可以了。

  男孩今年应该十二岁,看着却最多九岁的模样,又瘦又小。别人都是三五一群,男孩却好像有点孤僻,一个人缩在角落,面前摆着两本作业。

  李若铭凑过去饶有兴致的看他在写什么,「你这道题有更简单的解法呢。」她说着拿了一支笔,在旁边空白的草稿纸上写了一遍题目,点了点,「这样不是简单多了。」

  男孩沉默的看了一眼桌子边缘上搭着的那只漂亮的手,没有理会,继续按照他自己那个办法写。

  李若铭却并不介意他的冷淡,蹲下看着那个孩子,朝他微微笑了笑。

  「你是我的亲生孩子哦,要不要跟我回家?」

  男孩往墙壁那边缩了缩,握紧了手中的笔,埋着头不说话也不抬头看她。

  「因为一些特殊的原因,你从小就跟我失散了,我找了你好久呢。」李若铭柔声道,「以后我会关心你,爱护你,任何人都不能再伤害你。我可以陪你去任何一个地方玩,给你做好吃的……所以你愿不愿意跟我回家?」男孩终于看了她一眼。然后他微微点了点头。

  ********************************************李若铭给他取名叫李言。正值四月,李若铭索性给他停了课,办了转学。又给小李言买了许多必须用品,天就已经晚了。

  李若铭在Y市有一栋别墅,一共就两层,看着不大,是她哥哥送的生日礼物。

  Y市工作出差的时候才住,有专人清洁维护。别墅的住户间隔的很远,很清静的地方。屋后有条小道通往一个湖,隐约能看到一个木头断桥和一艘小船。

  「你知道嘛,晚睡会长不高的,早点睡吧。」洗了澡,李若铭见还靠着床头看书的李言道。

  乌黑的长发瀑布一般倾泻在肩上,樱唇上挂着一抹温柔的微笑,一条黑色的吊带丝质睡裙贴着她窈窕的身体,饱满的乳房骄傲的挺立,从宽大的领口中露出白嫩的乳沟。裙摆堪堪盖过浑圆的美臀,裙下的点点春光,若隐若现。短裙下一双因为夜凉包裹着丝袜的美腿修长笔直。脚踩着一双居家拖鞋。

  「要听睡前故事吗?听说这是每个做妈妈的都要经历的事,我给你念几段怎么样?」李若铭拿了本故事书又道。

  李言躺在床上,闻言轻轻点了点头。

  李言不爱说话,大概是因为身体瘦弱,又是从小被就抛弃的孤儿,不管在福利院还是学校都是被排挤欺负的人。被人欺负,没人帮助他,他的孤僻大概就是这么来的。

  李若铭声音婉转,特特压低了一些,就显得温柔似水。

  床头的小台灯给她的

  侧脸镀上一层柔和的边,朦胧又动人。

  第二天李言和往常一样醒过来,忽然发现有些不对--他的脑袋埋在李若铭胸前硕大的柔软,口鼻中都是满溢的醉人乳香,两人的腿交错夹着对方一条腿,她的短裙已经完全撩到了腰上,李言的双手搭在细致丝袜的挺翘肉臀上,晨间挺立的男性特征也骄傲的顶在了丝袜美腿的根部。

  李言有些尴尬,小心的起身,动作轻柔,一点声响都没发出,但旁边的人还是醒了,伸手戳了戳他的脸颊。

  「早啊,我昨晚念着念着就犯困,不想走回去,就直接睡下了。起来去跟我跑步吗?」李若铭一脸自然。她当然很自然,这是她的亲生儿子,还是一副小男孩的外表,她怎么也不可能有什么不自在。

  ********************************************这天李若铭束了个高马尾,换了身白色短袖,牛仔裙,腿上穿着肉色丝袜,足踏一双白色板鞋。三十岁的女人依然青春靓丽。

  从杂物间找出两架鱼竿还有鱼食。「小言,走,我们去钓鱼,钓到了鱼晚上就吃鱼。」

  湖边停着那船看上去是有人用的。李言从小在福利院长大,没有坐过船,站在船上晃了两晃,被李若铭拉了坐下来。

  李若铭让他看自己怎么穿鱼饵。李言照着李若铭的样子。他一学就会,李若铭夸了两句,把船划到湖中心,两人一个船头一个船尾的坐着钓鱼。

  过不了多久就见李言浮标往下被拖动。这大概是条大鱼,李言怎么都没钓起来,最后干脆站了起来往后拖。谁知道这一下用力过猛,只听到一声落水声,李言已经摔下了水去。

  变故太快,李若铭见到李言在水里胡乱扑腾就知道他根本不会游泳,李若铭只能下水把人捞了起来。

  李若铭把李言推上船,见到他坐在船上整个人湿透了像只落水的毛绒小狗,看着还有点呆呆的,就有些好笑。

  李若铭拧了拧自己的衣服,对李言笑道。「不会游泳可不行,下次教你游泳。」她穿的本就简单,现在浑身湿透衣服都贴在身上,胸前的丰满印的十分明显。

  李若铭说着,忽然瞧见他红色的耳根,打趣道。「不好意思什么,你才这么小呢。」

  *******************************************李若铭在Z市的别墅有个小游泳池。七月的天气已经很热了,正是学习游泳的好时机。

  李言在游泳这事上,是一点天分都没有,李若铭教了几天,他还是一下水就只会扑腾。

  李若铭见他试了几天实在不行,劝他既然学不会就算了,但李言还是每天继续去练习,很是一番苦练。

  李若铭每天看着这小子在水里扑水花也觉得挺有趣的。

  有时候会跟他一起在

  水里扑腾。

  在家的李若铭总是要随性一点,有时候还会穿着性感的比基尼三点式。完美的水滴型乳房露出大半出来,挺翘饱满,腰肢不堪一握,美臀浑圆丰腴,细小的布片堪堪遮住私处,一双长腿笔直纤细。根本看不出这个女人已经三十岁了,是一个孩子的妈妈。

  李言每次都会耳朵红红不敢多看,这个孩子话不多,脸上的表情也不多,所以李若铭为了看他脸上的那种窘迫表情,特特穿了好几次,每次都会伸出细长的手指戳他的脸颊,调笑道,「在害羞什么?」

  直到有一天李若铭发现每天很早起来一起跑步的人儿今天却没了动静,进了房间才知道这个小少年已经烧的迷糊了。

  一番折腾打了点滴,李若铭反思这些天太纵容他在游泳池里泡得太久。本就营养不良的身子,才会受了凉,病的这么厉害。

  生病的李言变得特别粘人,总爱缩在妈妈的怀里。李若铭有时候被他拱得面红耳赤,但见他小小一个可怜又无辜,心底怜惜,也不好说什么。本就好好照顾,如今更是细心。

  李言病来的快,去的也快,等病彻底好后,他又继续学起了游泳。这一次,他好像开窍了,学的飞快,短短几日就有模有样。

  ********************************************李言被转到了Z市的一家私立中学。十三,四,五岁的孩子正是对性渴望,懵懂的时候。李言从小早熟,即使性子沉静不感兴趣,也在这群富家子弟的耳濡目染下产生了丝丝异样的情绪。

  李言逐渐以看一个女人的眼光看待妈妈。留意她的穿着,李若铭对他丝毫不设防,一年四季都是裙装丝袜高跟鞋,夏天清凉,冬天优雅。

  李言十五岁那年,做了个涟漪的春梦,梦里全是李若铭的身影,醒来后他就觉得裤裆湿热。这种生理现象让少年有些不知所措,他偷偷洗了自己的内裤。家里的衣物虽然一直都是请的阿姨在洗,脏脏的内裤堆在洗衣篮里,李言还是怕李若铭发现。但是次数多了还是被李若铭发现了,引得她又是一阵取笑。

  在那之后,李言开始避免在李若铭面前暴露身体了,连游泳都是匆匆下水,游两圈后又匆匆裹了个大浴巾出来。

  李言直到十六岁那年他才发现自己对李若铭的感情是异样的。他想将她压在身下,侵犯她。可他知道李若铭不会接受这种畸形的关系,所以他只有沉默并压制住自己。

  有时候实在没忍住,他会偷偷去李若铭房间拿她的丝袜自慰。丝袜包裹着肉棒的感觉无比刺激,很快就喷射得到处都是,李言就又做贼心虚的红着脸去清理作案现场。

  ********************************************今天是李若铭的生日,她开了个小聚会,聚会并没有多少人,是她的朋友,好几个都是和李若铭以及她哥哥李泽宇小时候玩耍过的朋友,一个圈子彼此也还算熟悉。

  作为主角,李若铭这个晚上十分忙碌。

  李言一个人静静坐在角落的椅子上,偶尔将目光落到李若铭身上,看着她脸上带了优雅笑意和那些人说话,端着酒杯啜饮,目光凝聚在她喝了酒后越发显得红润的唇上。思绪不知飘到了哪里。

  时光在李若铭这里仿佛定格了,三十多岁的女人青涩早已消失,宛如完全盛开的花,芬芳馥郁,优雅动人。

  等到了酒会散了,李若铭已经醉的有些不省人事,她平时也喝酒,不过都是浅尝辄止,很少喝的这么醉。

  李言扶着她回房间躺着,李若铭躺在床上,长发凌乱,闭着眼睛,长长的睫毛落下一片阴影,脸颊粉红如胭脂般妩媚动人。

  她穿了件黑色鱼尾修身连衣裙--那是李言送的礼物,她穿的很好看。

  不,或许不是裙子的问题,她不管穿什么都很好看。

  李言蹲下给她脱下了高跟鞋,将鞋摆放在一边。长腿,玉足被黑色丝袜包裹,薄薄一层,朦胧唯美,散发着无声的引诱。李言没有喝酒,但望着她,他却觉得自己有点醉了。

  李言坐在床沿看着她有些走神,忽然伸手落在了那红润的唇上,拇指摩挲了一下唇瓣。终于情不自禁的俯身凑到李若铭那微微张开的唇上。只觉得入口一片香甜温软,带着一丝熏然的酒气,令人迷乱,他贪婪的想占有更多。

  许是吻的久了,呼吸困难,李若铭嘤咛一声,李言如梦初醒,逃也得离开了房间。

  大概过了几分钟,安静的房间里,忽然响起一个轻轻的笑声。

  「这都能忍着不做下去,真是个乖孩子。」

  ********************************************李言十七岁暑假,李若铭带他去塞普岛度假。

  下了飞机他们便坐车去订好的小别墅,放好行李,就准备换泳衣去那片沙滩游泳。

  李若铭穿了件黑色截式泳装,沙滩阳光的照耀下,她全身的肌肤白的反光,宛如太阳神光中走出来的女神。

  他们刚到达沙滩,李言就看到好几个男人的目光开始在李若铭身上打转。胸中莫名生出一股戾气,让他觉得烦躁无比。

  李若铭坐在遮阳伞下,「帮忙擦下这个。」对着李言扬了扬手中的瓶瓶罐罐。

  告诉他怎么擦,李若铭往垫着的毯子上一趴,反手解开了泳衣带子,然后就枕着手臂等着。

  许久,一只手才拨开了她的长发,微凉的乳液贴上了她的背,从肩到腰。

  「好了。」李言声音暗哑,然后将瓶子放到了她的旁边。便飞快走到海边,头也不回的钻进了海里。

  李若铭转头看着那匆匆的背影,手掌虚握了一下,好像抓住了什么似的。

  李言游了好一会才浮上来--刚才双手拂过那柔软的腰肢,那滑腻的肌肤,好像有一种吸附力,引诱着自己的手贴在上面,甚至还想往下继续……********************************************沙滩坐了大约三个小时,来跟李若铭搭讪的或者请她喝酒的男人就有十多个。

  即使那些男人离她并不近,话题也不过分,李言还是觉得焦躁不安。

  「小言,明天想去荒岛玩吗?」李若铭抱胸,「我打听到了一个荒岛,对那挺感兴趣的,要一起去吗?」

  「好。」

  第二日一早,俩人就租汽艇出发了。海上航行很容易迷失方向,临近中午他们才到达。

  这个小岛面积不大,岛上除了几棵树就是礁石,其他什么都没有。离的那边塞普岛距离远了点,又没什么特色,才无人问津。

  李若铭今天戴了个大太阳帽和大墨镜,一件一字肩沙滩连衣短裙,堪堪盖住臀部,长腿上薄如蝉翼的肉色水晶丝袜,踩着一双凉拖鞋,艳光照人。

  李言已经在树荫下摆好了东西,李若铭走过去坐在毯子上,俩人之间隔着一个篮子,吃着带过来的午餐,听着不远处的潮声。

  午后,李若铭舒服的躺了下来。她伸了个懒腰,一脸惬意,树荫印在她身上,太阳光斑驳错落。

  「小言,躺过来。」

  李言依然言躺在她旁边,李若铭拉过他的手臂枕在头下,闭着眼睛,舒服的呻吟了一声。

  这边海域十份安静,海水包围了小岛,就好像天地间只剩下他们俩人。

  李言看了她许久,心头的狂乱野草般疯长。

  她似乎睡着了,李言轻轻唤了她一声,没有回应。他忍不住凑过去,要亲吻她。

  李言以为熟睡着的人,忽然睫毛颤了颤,睁开了眼睛,看着他。

  李言的身体僵硬了,他离李若铭很近,只要微微低头就能再次尝到那片红唇的滋味。

  「你是第几次偷偷做这事了?」李若铭声音中带着笑意,忽然伸手揽住儿子的脖子,趴在他身上,娇艳的红唇在他的唇上贴了贴,「想亲的话,可以告诉我。」李言一怔,不由得拥住了她,哑声道,「你知道我刚才在做什么吗?」她为什么能这么毫不在意?

  「我一年前就知道,但是我也不确定,也许那只是你对亲人的依恋……你还太小。」

  李言将她的脑按在了自己的颈项,闻着她身上迷人的香气,手臂越收越紧,仿佛要将她揉进身体里。他从来没有想过,李若铭居然会没有排斥他。

  这些年瘦小的少年虽然已经长的俊逸挺拔,但面对喜欢的人,面对感情,还是患得患失不停猜测。

  「不管是亲情也好,爱情也好,我只想要你一个人。」李言终于说出了这么一句。「你…愿意接受我?」

  李若铭抬起头,捧着他的脸,直视他的眼睛,看着他因为紧张而紧抿着的唇。

  「好…」

  李言很优秀,除了为半年后的继续上学预习功课,就是看些感兴趣的书籍资料。

  前两年李若铭见他看一些商业相关的书籍,来了兴趣还会给他讲讲课。除了商业相关,其他各个领域李若铭也能说出个一二三四来。李若铭从小就是爷爷亲自教导的,是一个真真正正聪明又博学的大小姐。

  而当李若铭好为人师之后,她也真心喜欢这个一教就会还能举一反三融会贯通的好学生。

  经过这几年的朝夕相处,李若铭开始发觉自己居然对儿子有过某些超过人伦的想法了,这不应该是一个母亲对儿子应该有的情愫啊。

  李若铭毕竟是个女人,有时候也会想着依靠男人,她甚至并没有表面表现的那么高冷。她是商人的女儿,从来见惯了商场的尔虞我诈,虚伪奉承。她有失败的感情,在后来碰到的那些男人,她知道他们只是觊觎她的家世,她的肉体。所以理所当然的李言也在她的梦里出现了,禁忌的感情让她迷醉,欲仙欲死。梦醒后又满脸潮红的自责自己真是个淫荡的母亲。

  ********************************************他们紧紧拥了良久,「妈妈,在想什么?」李言问道。

  李若铭面上带着一抹羞红,「在想…妈妈为什么会喜欢上了坏小言。」李言毕竟是青春期的少年,怀抱着温香软玉,早已有了生理反应,李言还没察觉,但李若铭早就清楚的感觉到儿子火热坚挺的勃起,透着薄薄的衣服的阻隔紧紧的顶在自己的腹部。

  李言被她一说,也发现了,难得的调笑了一回妈妈,「哪种喜欢?妈妈跟儿子的那种喜欢吗?」

  「臭小言,坏死了,是女人喜欢男人的喜欢啦!」李若铭主动的献上了她温软的唇瓣,甜蜜的小香舌吐露出来,轻扫他的嘴唇,灵蛇般引导着,挑逗着笨拙的少年。

  轻盈温柔,甜蜜柔软,让人怦然心动。李言的脑中一片空白,忍不住心中的悸动,生涩而热情的回应着,舌头在口腔中纠缠追逐着,贪婪的吮吸彼此的津液。

  李言毕竟是个少年,哪里顶得住女人这样妩媚的样子。

  李若铭看着儿子两只耳朵连脸颊都通红的样子,就好想欺负他。她向下滑了滑,整个人跨坐在儿子的大腿上,伸手脱掉了唐易的沙滩短裤,少年发育粗大的肉棒脱离了束缚,足足有十六厘米傲然挺立着。

  「小小言长大了哦。」她笑的慵懒妩媚,眉目间的风情,吸人心神。

  李言胸膛起伏,一手遮着眼睛,轻声唤她。「妈妈。」「嗯…」李若铭似是回应他,似是娇喘着。这个称呼带来的禁忌罪恶感让她情动。

  「小言有自慰过吗?」肉棒被李若铭软弱无骨的小手握住。

  被妈妈拿住性器,李言的身体瞬间僵硬,闻言有些羞涩,但还是点了点头。

  李若铭看到平常沉静的儿子露出不一样的神情,如女王般笑得越发妩媚。

  「是拿妈妈的丝袜吗?」李若铭说着,小手轻轻得上下撸动肉棒。

  原来她早就发现了…

  「额…」李言喘着粗气,有些说不出话来,尽管妈妈的动作并不快,看起来也不熟练,但光是简单的套弄就已经让李言十分满足。

  「我想要妈妈…」李言不在掩饰自己内心的渴望。

  「我也想…可是不可以…那是乱伦…妈妈还没想好…」李若铭胸前雄伟的乳房因为这个姿势从宽大的领口中露出了大半,黑色的蕾丝胸罩托着两颗雪白的肉丸,构成了一道深不见底山谷,让人只想深深埋在其中用力吸取浓郁的乳香。质地细致柔软的一双丝袜美腿紧紧摩擦着李言的腿,发出「嘶嘶」的诱人声响。

  「不过…如果小言的鸡鸡不放进妈妈的阴道,应该不算乱伦吧?」她吐气如兰,伸手探到裤袜之中,解开了黑色内裤两边绑着的蝴蝶结,然后将整条内裤从裤袜之中抽出来丢在了一边。

  李若铭双手撑在李言的胸膛上,用丝袜包裹的柔软阴部缓缓贴上李言火热坚硬的阳具,嘤咛一声,浑身颤抖的扭动腰肢前后耸动着,摩擦着彼此的性器。

  「啊啊…好舒服啊…」李言仰着头呻吟着,伸手抓住李若铭胸前不断晃动的柔软,隔着衣服粗鲁的蹂躏那对无法一手掌控的乳球。

  「还不够…」渴求更多的李若铭,却不满意俩人之间隔着东西,用手撕开了丝袜的裆部。

  诱人的私处阴毛稀疏整洁,花瓣鲜红粉嫩,如展翅欲飞的蝴蝶,中间夹着一颗羞涩的蓓蕾,晶莹剔透。

  湿滑不堪的蝴蝶夹住了火热的棒身,零距离接触已与乱伦无异。交合处快速得摩擦着,俩人的欲望不断上升着。

  「啊…小言…妈妈要到了…」完全陷入快感的李若铭动作越来越大,一不留神,硕大的龟头顺着湿滑的阴唇从细小的花径挤入了那甜美的窄穴中,然后又「啵」的一声脱离了阴道。

  「啊啊啊…」虽然一触即分,但意外的插入仿佛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俩人同时高潮了。

  李若铭浑身痉挛着,蜜穴已经吐出大量甜美的花蜜,瞬间打湿了李言的小腹。

  而李言的肉棒剧烈跳动着,向上激射出一道道白浊的腥黏液体。精液喷在李若铭的腹部,丝袜大腿甚至是黏滑的阴唇上。

  【完】